时尚观察:“退群潮”后巴塞尔表展路在何方?

时间: 2019-03-26 11:58    来源: 未知   
点击:

  日前,2019年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后简称“巴塞尔表展”)在瑞士拉开帷幕。各大腕表的年度新品也开始“掀起盖头来”,它们当中有的工艺精良,有的璀璨华丽,有的意义非凡,令爱表人士目不暇接。

  然而盛宴背后,难掩这一届巴塞尔表展“心里苦”:不管是今年不足500家的参展品牌数量,还是斯沃琪集团、施华洛世奇、昆仑表这些行业巨头接连退出,都令业内不得不开始质疑,传统表展的存在意义,到底还剩几成?

  3月14日,Nick Hayek现身斯沃琪集团业绩发布媒体见面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它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There is no need for it anymore。)这是斯沃琪集团首席执行官Nick Hayek,在3月14日斯沃琪集团面对全球媒体的大会上,发表的对巴塞尔表展的看法。

  2018年(左)与2019年(右)巴塞尔表展一号馆展位分布图。图片来源/Basel World官网

  斯沃琪集团曾是巴塞尔表展的“最好前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斯沃琪集团旗下的欧米茄(OMEGA)、浪琴、宝珀这样的重量级品牌,都牢牢地占据着展览最核心的位置。而今年,伴随着其退出,空出来的这片区域则被改为了媒体区和休息区。

  除了“大佬”们的接连“退群”和“放狠话”外,巴塞尔表展声势大不如前的最直接表现,就是参展商数量的“断崖式”下降,巅峰时期,巴塞尔表展参展商数量为1500家,而去年,这一数据降到了650家,而今年堪称“最惨淡一年”,据巴塞尔表展新任总监在采访中透露,2019年参展商数量已经不足500家,就这还包括了巴塞尔组委会新招揽的一些新加入的珠宝品牌和钟表配件品牌。

  巴塞尔钟表展规模的严重缩水,曾被不少奢侈品行业内人士解读为“硬奢时代”的展会营销模式,已经不再适合“数字时代”消费者的多元需求。巴塞尔表展常务董事Sylvie Ritter在解释为何削减展会规模时就坦言,近些年参展钟表商“不愿意再来”的直接原因是受到了观展零售商的冷遇。而小型和独立的钟表品牌无法负担参与展会的高额成本。而这令巴塞尔表展目前陷入到了两难境地,“要质量还是要数量”,需要花大力气去考量损益。

  步入2019年后,巴塞尔表展方面选择的方案可以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2019年的巴塞尔表展,是最后一次由其独立举办,自2020年开始,巴塞尔表展就将与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SIHH)同步日程,改期至4月底至5月初连续举办。这也就意味着2020年,全球顶级钟表展将步入“新时代”。每年3月举行的巴塞尔表展,与每年1月的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沙龙(SIHH)合并改期之后,全球的腕表批发商、私人顾客、媒体的日程都将会随之改变。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时尚媒体,再也不会吐槽“表展撞春节假期”的尴尬,也算是因变化而手忙脚乱之中,最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情了。

  此外,越来越多在亚洲较有影响力的明星,被品牌邀请到表展现场,增强营销势能。

  当然,除了走联合路线外,不管是巴塞尔还是日内瓦,都在思考着如何“加强服务性”,以留住所剩越来越少的参展商们。譬如这两年巴塞尔组委会,就在改善接待、增进传播等方面加大了投入:不管是2018年推出的聊天机器人,能够通过短信服务将相关信息直接发送到用户的手机上;还是2019年新增添包括票务和导航等服务,以及面向亚洲用户增加登录微信平台等新方案,都还是值得一句好评的。

  总而言之,在流行变化极速,任何商业模式都有可能会被“后浪拍死”的市场背景下,巴塞尔表展这类传统展会运营者们为了生存发展而迷思、改变,都不是一件坏事情。而腕表品牌和消费者们,除了“围观”其兴衰演变之外,或许更应该思考“如何以参与者的身份来加入这场变革”,毕竟机遇总是隐藏在危机中,而好机会总是会留给有准备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