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更耐痛这是真的

时间: 2019-06-24 07:46    来源: 未知   
点击:

  记者潘愈编译“女性耐痛能力比男性要强很多”,不知从何时起,这种观点开始流行,但是证据却一直匮乏。但是近年来的科学研究发现,由于免疫细胞和激素不同,不同性别生物对疼痛的敏感程度及反应会有不同,而女性在这方面的能力真的超乎寻常。如此说来,“女性更耐痛”便有了科学依据。

  几十年来,科学家们一直认为所有性别对疼痛的处理过程都是一样的,但现在他们发现,事情完全不一样。

  早在2009年,伯明翰阿拉巴马大学行为学学家罗伯特·索奇(RobertSorge)和他的伙伴们就老鼠对疼痛反应上展开了一系列的实验。在老鼠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索奇他们用细毛去戳老鼠的爪子。这个时候,雄性老鼠的行为就像科学文献所说的那样:它们会瞬时将爪子抽回。但雌性老鼠却不同,它们坚忍地忍受着索奇的一遍又一遍的试探。“这对雌性老鼠不起作用,”索奇回忆道,之后,他们发现这种疼痛超敏反应是由雄性和雌性老鼠明显不同的通路引起的,也就是说雄性和雌性老鼠不同的免疫细胞类型导致了对疼痛反应的不同。

  基于对雄性和雌性老鼠的研究,科学家将研究对象转向人类。许多疼痛科学家担心女性荷尔蒙周期会使检测结果复杂化。疼痛研究者们受到索奇研究的启发,并受到了资助者的鼓励,他们开始关注不同性别的反应谱。结果开始慢慢地显现出来,很明显,某些疼痛途径有很大的不同,免疫细胞和激素在不同的反应中起着关键作用。这一改变的意义是十分重大的,自此性别被视为生物医学研究中的一个重要变量,各种研究开始涵盖各种可能性,而不是从单一人群中收集结果。

  一个重大的变化发生在2016年,当时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要求拨款申请人证明他们在实验中选择动物的性别是恰当的。“疼痛研究的发现是最令人兴奋的发现之一。”关于索奇的研究,加拿大卫生研究院蒙特利尔性别与健康研究所的科学主任卡拉·坦南鲍姆说,“据我所知,没有其他科学领域能确定这种性别差异。”

  坦南鲍姆补充说,这项研究可能为医学的新进展打开大门,“这是非常需要的,全世界大约20%的人经历慢性疼痛,大多数是女性。今天,药品市场为每个人提供相同的止痛药。但是如果疼痛的根源不同,那么一些药物在某些人身上可能比在其他人身上更有效。”

  你一天里到底需要走多少步才能达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正确答案并非一万步。

  提到运动,不得不提到“脊柱挑战者”比赛。这个项目的残酷程度超乎想象。在隆冬时节,参与者艰难地沿着英格兰地质支柱——彭宁山脉(Pennines)最坚硬的174公里处蜿蜒前行。整个行程必须在60小时内完成。比赛完成者需要爬上5400米,而这相当于爬了两次勃朗峰(MontBlanc)。

  不管怎么说,2017年那些速度很快的参与者们,都会瞥见唐·雷菲尔德(DomLayfield),这位40多岁、情绪激动得无法抑制的人,从人群中抽离,消失在低矮的云层和雨雪中。他们就那么让他先走了,也许是因为他们认为这个“新手”低估了比赛的难度,最终他会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但是事实证明他们错了。经过28个小时的不停奔跑和拼搏,雷菲尔德第一个完成了比赛,比离他最近的对手领先了一个小时,创造了一个新的成绩。

  如果像我们经常被告知的那样,运动是一种药物的话,那么这些“脊柱挑战”者肯定是服药过量了。要完成这项挑战,相当于我们每天要走一万步的20倍以上。所以,数以百计的超级马拉松在世界各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是同时,电梯和自动扶梯上仍然挤满了人,他们从不考虑去爬楼梯锻炼一下。事实上,在美国,普通人每天的平均步数不足5000步,而英国人也没多多少。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对运动是又爱又恨。很多人锻炼的不够,而一些人又锻炼得过多。那么,正确的剂量到底是多少?这是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话题。

  本期《纽约客》杂志封面插画出自艺术家奥林匹亚·萨格诺利(OlimpiaZagnoli)之手,这也是萨格诺利在该杂志上的首秀。

  萨格诺利生活在米兰,她的作品往往色彩鲜明,形状大胆有趣。对此,萨格诺利表示,“我平时就很喜欢在纸上做记号。我的父母都是艺术家,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是随身带着一支铅笔,或是一根木棍,在沙子上写下我的名字,或是用我妈妈的唇膏,在镜子里画我的脸。这种冲动都没有离开过我。甚至是打电话的时候我也会涂鸦,另外如果餐馆里有纸垫的话,那我也不会闲着。”

  至于自己为何喜欢用这种大胆明快的表现形式,萨格诺利称,“我不是在找一种特别的款式。我只是试着找到一种语言,它能很好地综合我所爱的一切,一种让我感觉舒服的方法。我很内向,所以我总是觉得通过图像交流比通过文字交流更容易。于是我选择通过形状和颜色来找到不同的表现方法,只希望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此外,萨格诺利还设计盘子和衣服,“我几乎对所有的媒介都感兴趣。即使是一个奶酪轮子也很迷人!在我看来,每个表面都有其特殊性。”萨格诺利经常会关注坚强女性的形象,对此,她表示,“我的工作就是来解释我所看到的,并把它们翻译成能唤起周围文化的图像。那些坚强女性让我感觉她们是多彩的,强壮的,无懈可击的,自由的,动人的,这就是我在媒体上更诚实地表现人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