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制服发展史:职业女性不能“隐形”否则会……

时间: 2019-06-20 09:25    来源: 未知   
点击:

  她谈到曾有一次,一个经常惹麻烦的学生在走廊里拦住了穿着翠绿色、闪闪发光鞋子的她。

  “这是我们聊天的开始,之后每次经过她身边,我都会和她聊天,她总会说,‘小姐,我最近在做某某事,现在我的英语学的很好。’”

  鲍尔说,在满是15、16岁学生的教室前讲课是一种可怕的经历。“你必须和他们所有人建立一种职业关系,”她说,“建立这种关系的最快方法之一,就是看你穿什么。”

  “作为一个女人,不要让自己成为隐形人,”她说。“不如大胆点。一定要穿色彩鲜艳的衣服……穿一些能稍稍突破界限、大胆一点的衣服就行了。

  林德赛•鲍尔的风格与过去的教师们大相径庭。但正如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早期现代史讲师海伦•麦卡锡(Helen McCarthy)所指出的那样,女性工作服的演变很广泛。

  从20世纪以来——女性才陆续开始被允许保留自己的收入,至少在英国是这样。女性是否拥有对自己如何穿衣的自主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她从事哪种工作。

  在当时,女性最大的就业来源是家政服务行业,女性对自己的着装几乎没有什么自主权。老板为这份工作做出了许多规定。然而,工厂工人有更多表达自己的空间,麦卡锡解释说。

  在围裙和工作服下面,她们可能穿了一件图案花哨的衬衫或彩色的长袜,或者她们也可能以一种新潮的方式设计了自己的发型。

  她说:“有趣的是,(在这段时期)女性做的很多工作薪水都很低。”“往往是一些很常规的工作,工作内容重复。但女性总会找到表达自己的个性的方法,展示自己,即使她们在劳动力大军中处于从属地位。”

  例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对于制造军火(军用武器、弹药和装备)的妇女可以穿什么有非常严格的规定。“但你仍然会发现她们头上戴着五颜六色的头巾,或者用五颜六色的丝带系着靴子,”她说。“因此,只要她们有机会展示自己的个性,抵制资本主义产业的同质化趋势,她们就会抓住这个机会。”

  腰围下降,裙摆上升,但当时许多女性的工作需要穿制服,比如护士、女服务员。虽然这简化了工作服的选择,但从某个方面来说,它也带来了沉重的象征性负担。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女性时尚总体上从20世纪20年代前后开始放松:腰围下降,裙摆上升,但当时很多女性的工作要求穿制服;例如,护士,服务员。尽管这简化了工作服的选择,但在一方面,它也带来了沉重的象征性负担。

  麦卡锡说:“在英国社会史上,身着制服的女性承受着很高的精神负担。”“制服与军队有关,因此,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让女性穿上制服引发了很多焦虑。“人们认为,在战争的社会动荡中,保持性别差异和女性特质很重要。

  当然,没有明确的统一规范并不能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即有一些非官方的规则规定了女性应该穿什么。20世纪60年代,当职业女性在抚养孩子后开始想重返职场时,女性组织提出了一个问题,即这些女性需要花多少时间和金钱在自己的外表上。在考虑是否值得他们重返工作岗位时,投资购买一套工作装以及定期光顾美容院成为了一个切实的考虑因素。

  将时间快进到今天,作家兼喜剧演员Viv Groskop指出,有意识地关注自己的外表凸显了女权主义的矛盾和局限性。

  格罗斯科普说,大多数女性都有在工作中自由选择穿任何想穿衣服的自由。“然而,这些事情并不完全是一码事,因为我们与现实相冲突——事实上,人们会(因为你的穿着)评判你。”

  乌玛•克雷斯韦尔(Uma Creswell)是商业女性,也是城市妇女网络(City Women Network)的副总裁。她是企业界的资深人士,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在银行业工作。她说,在一个满是男性的交易大厅里工作,你必须穿着得体,才能赢得信任。

  非常正式,她说。这里有一种非常强调命令和控制的工作文化。男人和女人总是穿西装,没有什么不穿西装的日子——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如果我不随大流,我也就不会被当回事。

  她说,随着灵活的工作方式的引入和初创企业的精装化,现在的工作环境更加随意,但银行业仍然相当正规。人们仍然期望女性穿着特定的服装,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步,但在某些角色上仍然有一定的框架。

  她说,第一印象仍然很重要。“在我的金融职业生涯中,我已经雇佣了数百人,我不得不承认这其中存在着无意识的偏见。对一个人的看法在见到她的三秒之内就生成了。”

  品牌和形象顾问伊莎贝尔•斯皮尔曼(Isabel Spearman)同意人们会根据你的穿着迅速做出判断,但她认为女性应该利用这一点。她说:“我认为,如果你学会爱上并利用那些能令自己感觉良好的衣服,就可以把它们当作你的盔甲。”

  斯皮尔曼说:“在工作场合,模仿你欣赏的人,你欣赏的人,你欣赏的风格,你想要的工作,还有你的着装。”“你在展示着一个个人品牌,你在展示着一个形象,你在展示着你真的想要这份工作。”

  21岁大学毕业后她就直接进入了职场,她承认自己一开始就感到了不小的压力。

  人们强行定义了女性应该如何着装。漂亮的平底鞋——有时是高跟鞋、裙子、连衣裙,这其中没有一种是我喜欢的。

  两个星期后,她觉得这种着装规范并不适合她,于是开始穿些自己觉得舒适的衣服——对她来说,舒适就是运动鞋和运动服。

  在她的态度开始转变之后,她(男性)同事的消极攻击性评论就开始了。“我记得有一次有人在我们去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之前告诉我,我看起来好像穿着一件睡衣。”

  现在,25岁的她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如果我的穿着不舒服,我的工作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我需要改变。我不知道大家对此作何看法,但我认为不值得妥协。”

  阿布拉哈说,她用自己独特的风格作为“动力来源”。“这让我更加显眼,所以如果我的表现够出色,就会令人更加难忘。”

  麦卡锡表示,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穿的制服如此具有象征意义。她说:“我认为我们必须记住,很多女性从事的工作不是个人表达或彰显个性的场所。”“事实上,她们中有很多人的工作通常是兼职、低收入又需要大量体力劳动的,她们穿什么衣服也许是她们所遇到的问题中最小的一个。”

  然而,毫无疑问,尽管仍有大部分人认为这很轻率,但时尚和自由的理念已经在许多女权主义斗争中肆虐。

  麦卡锡指出:你可以争辩说,我们花在思考自己的外表和买衣服上的时间和金钱本可以用来与父权作斗争。但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要与父权作斗争,我们所选的衣服就是我们的战甲。”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

  我是多家高校、众创空间的创业导师,关于企业融资、创新创业的问题,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