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难见贝基·哈蒙足坛女性教练缺少信任和机会

时间: 2019-03-25 12:27    来源: 未知   
点击:

  “在允许女性执教英超水平的男子足球队、给予女性真正意义的尊重上,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冠军联赛和英超联赛这样的职业赛事中,女教练执掌男足的情况极少发生。即便和男教练具有同样专业水准及执教能力,女性教练也难以获得来自联赛委员会的认可。

  前英格兰女足当家球星、国家队第一射手凯莉·史密斯(Kelly Smith )近期在接受ESPN采访时表示,除非英超委员会对女性教练的态度能发生巨大转变,不然在英国男子职业联赛的赛场上,将很难看到女帅执教的身影。

  目前,参与英超的20支球队中,无一例外,全都聘用了男主教。英国本土球队中,只有第九级别联赛球队阿莱西镇队(Arlesey Town)中的娜塔莎·奥尔沙德·史密斯(Natasha Orchard Smith),作为唯一一位女性教练担任了半职业男子足球队的教练。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不能由女教练带男足,但聘请女教练的男足队伍在整个足球界历史上屈指可数。

  意大利女足名宿卡洛琳娜·莫拉切(Carolina Morace)是史上第一位挂帅男足欧洲男子职业联赛的女教头,她曾在1999年执教意丙的维特贝塞队(Viterbese Castrense)。但仅仅率队取得一胜一负之后,莫拉切就因为与高层的矛盾而离职。

  作为英超女足仅有的一名女教练,切尔西女足主帅艾玛·海耶斯(Emma Hayes)早在2015年接受BBC采访时就透露,行业内部存在着“性别歧视”的问题——在她17岁学习欧足联B级证书时,甚至被要求“捂住耳朵”,要不是因为父母希望自己能够继续为此作出尝试,她或许会因为不堪重负而选择放弃。

  曾在1998年至2003年期间执教英格兰女足的霍普·鲍威尔(Hope Powell)也表示:“经常有人问我,女人在执教男足上够不够格?我想说,我拥有职业教练证书,而且也有丰富的经验,我完全能够在英超立足,但在顶级男子足球世界,现在根本没人会考虑聘请女教练。”

  男性的竞争、性别歧视问题的存在使女性教练很少有机会能够执掌男子球队,但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女性运动的发展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女主教自身的竞争意识和平权意识也在不断提高。

  在谈到女性运动的社会关注度上,史密斯提道:“现在,英国所有女足赛事都会在在英国广播公司(BBC)或其他主流媒体播出,这在以前,从未发生。”

  此外,女性运动员也可以就男子职业赛事发表评论。史密斯本人就曾在2018年受邀担任了美国福克斯电视台俄罗斯世界杯的专题评论员,成为了当时仅有的三名女性评论员之一。

  其他两位分别是演播室主持人凯特·阿卜杜(Kate Abdo)和评论员阿里·瓦格纳(Aly Wagner)。后者曾效力于洛杉矶女子职业足球俱乐部和美国女足国家足球队,并两次获得奥运会金牌以及两届FIFA女足世界杯铜牌。

  2018年底,德国第五级别联赛球队克洛蓬堡队(BV Cloppenburg),聘请了联赛首位女主帅伊姆科·伍本霍斯(Imke Wubbenhorst),她在接受德国媒体《世界报》(Die Welt)的采访时表示:“我不想被称为‘进入男足的先驱者’。这种热点时常让我身心疲惫。我不想因为我的性别成为热点,我希望人们更关注我的执教实力。”

  NBA历史上首位全职女助教贝基·哈蒙(Becky Hammon)也在马刺队任职期间向联盟及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她曾带领马刺队夺得了夏季联赛冠军,还首次进入了全明星西部教练组。

  于此同时,女性的维权运动也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此前,已有美国女子足球国家队为争取“同工同酬”将美国足协告上了法庭,希望能为女子运动员争取到更好的工资和福利待遇。

  史密斯在谈到回女足未来发展时表示:“虽然现在在比赛机会上,女足远不如男足,但值得关注的是,女孩们对这项运动很有激情,她们是真正想要推动这项运动的发展。”

  至于未来女教练能否担任男队主帅,唯一的评判标准仍然在于职业水平,而非性别。就像马刺队教练格雷格·波波维奇(Gregg Popovich)在选择哈蒙时所说的那样:“我认为这一任命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我看中的是贝基·哈蒙的能力而非性别,因此男女之间并没有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