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界诺贝尔奖”第一次颁给女性!为了这个奖她们抗争了1000年

时间: 2019-03-23 11:36    来源: 未知   
点击:

  2003年,为了纪念19世纪挪威数学家NielsHenrik Abel,阿贝尔奖首次颁发。

  其中不乏名声赫赫的数学大家,好比挑战黎曼猜想的迈克尔阿蒂亚,电影《美丽心灵》的原型约翰纳什等等。

  现年76岁的乌伦贝克能受此表彰,是因为其在几何分析和规范场论的基础工作极大地改变了数学格局,为粒子物理学的标准模型和量子引力理论奠定了一些分析基础。

  也就是说原本固守的极小曲面(minimal surface)的理解就此推翻,听上去还挺深奥的。

  贵为几何分析领域的创始人之一,乌伦贝克的研究兴趣还包括非线性偏微分方程,微分几何,规范理论,拓扑量子场论以及可积系统。

  惊闻得奖的喜讯时候,乌伦贝克刚刚在普林斯顿的一座教堂做完礼拜。她目前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高级研究访问学者,也是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客座副教授。

  此番得奖,乌伦贝克将获得价值600万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4371903元)的奖金。

  小编注意到,阿贝尔奖评委会还称赞她是“科学和数学领域中性别平等的强烈倡导者”。

  1942年,乌伦贝克出生于美国克利夫兰。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艺术家,家里打小的教育氛围就很好。

  凭借着过人天资,先是在密歇根大学获得学士学位。之后又在得布兰迪斯大学取得数学博士学位。

  但彼时的学术界有个不成文的“反裙带关系”,很多大学规定,即使在不同学院也不能同时聘用丈夫和妻子。

  好在“不公平”磨练了意志,1976年乌伦贝克前往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任教。

  乌伦贝克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她的存在对所有女性都有着特别的意义......

  上一位拿到数学界巅峰奖的女性,还是伊朗数学家玛利亚姆米尔札哈尼(Maryam Mirzakhani),她也是第一位获得有菲尔兹奖的女性。

  那时伊朗还从没在国际奥数竞赛中获过奖,也从来没有女性代表伊朗参加国际奥数,她所上的高中也没有女孩学奥数。

  在老师和好友的鼓励下,米尔扎哈尼主动去找了自己所在的女子高中的校长,请求校长允许她和她的好友去上“男孩子们的”奥数课。

  接下来的两年,她连续斩获1994年、1995年两届国际奥数竞赛的金牌。这位“伊朗天才少女”真的成为了第一个。而这只是她无数个“第一个”的开始。

  她在德黑兰的谢里夫理工大学获得数学学士学位,之后前往美国,在哈佛大学获得博士学位。

  但女性在美国的数学和科学界占比也同样很少。在美国排名前100的大学中,主修数学的女性只占10%。

  博士毕业后,她去了普林斯顿大学做副教授,后来又来到了斯坦福大学做教授,那一年,她才31岁。

  靠着异于常人的毅力、天赋与兴趣,她在模空间和双曲几何等前沿领域成果颇丰。这些成果被应用于包括弦论在内的诸多现代物理理论中,是这些理论的逻辑推导的关键一环。

  芝加哥大学数学家本森法布更是评价称,“大部分数学家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这样的研究高度。”

  2014年8月13日,由于“在黎曼几何以及模空间下的动力学及几何学中的杰出贡献”,国际数学联盟在韩国首尔授予她菲尔兹奖数学界的最高奖项。这一年,她才37岁。

  四年一度的菲尔兹奖,专门用来表彰40岁以下的杰出数学家。从1936年创立至今,先后评出了57名数学家,而米尔扎哈尼是其中唯一的女性。

  对于这样的成就,她只是淡然地说,“我想为女性争取到更多进入数学领域的机会。”

  正如斯坦福校长所说:“米尔扎哈尼很年轻就获得巨大的成就,证明了女性也能征服数学和科学。”

  尽管如今有趣的女性灵魂照进现实,但象牙塔的学术平权,甚至可以说是建立在女性数学家献身的基础上的。

  她生活在一个愚昧的时代,罗马统治者对古希腊文明的摧残,在施暴者眼中数学家的出路只有被活埋。

  基督教暴徒把她剥得一丝不挂,然后用尖锐的蚌壳割下她的皮肉,用石头肆虐地残害她,直到她满身血肉模糊也不罢手。

  也许你未曾听过她,但大文豪伏尔泰总还是知道的。而爱米丽曾与伏尔泰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神仙眷侣谈恋爱和凡夫俗子是不一样的。他们合作翻译了牛顿的《哲学基础》,首次将牛顿的理论介绍给还没有高等数学基础的读者。

  爱情逝去,学术厚积薄发,爱米丽先是出版了《物理学研究》,她把笛卡儿、莱布尼茨和牛顿的三人的科学理论结合起来做了归纳。

  又将牛顿的《数学原理》从拉丁文翻译成法文,而她所著的翻译版本也是当时最权威的代表。

  在那个男女平权天方夜谭的年代,学术上的傲人成就的背后尽是社会上层出不穷的鄙夷。

  法国上流社会的女性嫉妒爱米丽赢得了伏尔泰的爱情,常常把她描绘成一个丑陋、粗鲁的女人。